学医的女友,真的不怕尸体吗?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大家好,我是小萌。

最近有个男生跟我讲了一个故事:

“女朋友是医学专业的,每次上完解剖课,都会绘声绘色地讲课上发生了什么。

比如什么如何给把小老鼠绑在“手术台”上麻药、给小兔子开腹腔、剪开蟾蜍的上颚.....

看她激动地比划着,我却毛骨悚然,脑补了千万个她解剖课上“嗨皮”的模样。

每次和她出去玩,看到猫咪这样的小动物,别的女生都是想带回家当宠物养。

我女朋友就不一样了,她已经联想小动物们剃毛之后,要怎么下刀了。

甚至,她还会跟我说看到尸体,会有莫名的兴奋感,让我有鸡皮疙瘩竖起的感觉。

小萌啊,学医的大学生们,真的都不怕尸体吗?”

(↓以下内容整理自小萌身边奇怪又可爱的医学生们)

01 ■医学,是最可能让人性情大变的专业。

哪能呢,根据小萌在多位医学专业的同学们间了解得知,刚开始的他们看见蛤蟆大多都是躲闪不急;

到后来,看到蛤蟆跟看到了大餐一样,一群饿狼扑捉,蛤蟆看到他们瑟瑟发抖....

第一次解剖课,全班同学都哭了。

@klio,大二,男生

大学第一次进入解剖室前,会自动闪过恐怖剧里的各种情节,再结合一些校园传闻,脑补解剖室有恐怖,尸体有多恐怖,在风中凌乱,大气都不敢出一下。

大家都是成群结队的,不敢落单,也不敢一个人乱跑,生怕一不小心进入了一个未知的世界,打开了不该打开的大门。

刚进入解剖室的时候,发现自己多虑了,虽然教室刚开始有点暗,但拉开窗帘后明亮了不少,恐怖的氛围也消失殆尽。

不过,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教室里浓重的气味了,感觉整个教室都熏入味了,眼睛刺激地都睁不开,甚至还有点反胃,想吐。

近距离观察标本的时候,不仅会熏得眼睛疼,还会情不自禁地留下了眼泪。

那一天,全班同学的眼睛都哭得红肿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碰到鬼了。

后来算是明白了,做好防护再进入教室,不然福尔马林和尸油的混合味道会熏到你怀疑人生。

内心慌得一批,还是要强装镇定。

@push,大三,女生

我们那个教室,满满一屋子的人骨头,还有一些处理过得完整的尸体。

肉估计都泡很久了,肉已经没有那么鲜红了,砖红发黑的颜色,有点像牛肉那种感觉。

当时我和几个胆小的同学,身体都僵直了,动都不敢动,内心慌得一批,还要微笑地告诉别的同学:“我只是腿麻了。”

解剖小兔子的时候,因为紧张麻药没打好,固定好兔子后,直接在兔子身上开始动刀了。

兔子疼的想跳起来,还发生了凛冽的叫声,就像小婴儿的叫声一样,响彻了整个楼。

我们赶忙停下来,再给它打了麻醉,才重新开始。

现在想起来,还真有点对不起那只兔子,我的医疗之路,有它一份功劳。

刚开始有点反胃,见多了就不怕了。

@黄小医,大四,男生

不得不说,一个感受就是呛人,鼻子呛到流鼻涕,眼睛也辣到掉眼泪,每剖一段时间,就要停下了休息会,出去透透气。

更可怕的是,走出了解剖室洗了澡之后,还会感觉自己身上弥漫着福尔马林的味道,反胃到好几天都吃不下饭。

就像有人掉粪坑里,洗过几遍澡,还是觉得自己有股屎味那种感觉。

不过见多了,也没什么好害怕的。

大体老师(尸体)很多都是捐赠过来的,他们很伟大,老师总跟我们说要克服恐惧尊重他们。

班里很多软妹,一到解剖室比我们这些男的还疯狂,简直两眼放光,还会去触摸皮肤,看看还有没有弹性。

看大体老师翻结构各种积极,很多“变态”的对话就在解剖课过程中发生的:

“你手上蹭到了块脂肪!”

“你头发掉大体老师身上了!”

......

不仅不害怕,看到尸体还有点兴奋?

@一个不知名的医生,大四,女生

害怕?不舒服?想吐?!统统不存在!

看到大体老师的时候,只有兴奋,哪里还管得了福尔马林的味道呀!

满脑子都想着怎么离大体老师近一点,摸一摸,亲手触碰一下。

一个学期下来,我们二十几个人用一具尸体,虽然每个人都能上手去解剖,但是我们得按照次序来,轮到你了才可以动手,尸少人多,机会相当难得。

所以大家都会提前做好准备,在心里演练好几遍,好在自己主刀的时候,完美地把结构解剖出来。

每一次操作,都很让人有成就感,感觉又有一个患者要从我这里痊愈出院了,感谢大体老师给我这次解剖他的机会!

02 ■“学医的男友,已经失联一周了”

别看同学们形容上课的时候,画面感与可爱并存,但医学生们认真备考、做实验的时候,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打扰他们。

聊个天分分钟不见这都是小case了,他们通常一消失就是一周,乃至个把月。

谈个恋爱在一个学校还好,没准你还能蹲到他们,要是异地,你会以为他们失联了:“我去实验室了”、“马上要考试了,我要去背重点了”......

然后再也找不到他们了,他们几十门课,每一门的书像百科全书那么厚,不背到秃头是不可能取得好成绩的。

有时候想着找老师划重点,还会被老师鄙视:

“病人会按照划的重点来生病吗?”

这理由让人无法反驳,看着人家的大学生活快快乐乐满脑想着出去旅游,自己却只能闭关修炼,争取考试不挂科。

太难了!

但也只能安慰自己:“自己选的自己选的。”

还有人在苦闷之中,写出了警世之作:

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医学生,背书强,八百页书,三天进考场。

纵使放假又怎样,抄体征,记症状。

元旦喜庆欲还乡,六门联考,无空见爹娘。

相顾无言,唯有泪千行。

只恨时间太仓促,大半夜,复习忙。”

所以,医学生朋友的突然消失,并不是他们遭遇了什么突发状况,或许只是考试要来了.....

毕竟以后从事的工作,可是掌握着千万人的生命呐。

而且,小萌也相信这些同学在进入社会,成为一名医护工作者的时候,也会保持着他们学习时的严谨和认真。

03 ■“哪有什么白衣天使,不过是一群孩子换了一身衣服...”

并且小萌得知,同学们之所以会选择成为一名医护工作者,都是怀抱着对医疗这个行业有着敬畏之心,对救治病人有一颗虔诚之心。

在医院里,不仅能看到各式各类的病人,还能看到人间百态:

医生接触到的病人,可能有生命垂危却十恶不赦的杀人犯、正当红的明星,还有在母体里就感染疾病的小婴儿,甚至还会有自己的亲人或是同事。

无论是谁,医护人员都会尽力让这些病患减少病痛,回归健康,回到原本的生活中去。

就像2020年初,始料未及的疾病侵袭了我们,患病的人从一个、十个、一百个到一万个、几万个.....

为了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,国家宣布封城,呼吁大家不要随意走动、串门。

在疫情中心的人们只能等待着病症快点结束,自己和家人都能健康活下来

其他的普通民众把病症扩散区域当作洪水猛兽,不愿靠近一步。

唯独,全国各地的医护人员,自愿加入到驰援病区的行列中:

离开了自己的家、离开了自己的亲人、告别了自己的朋友,或许抱着要在一线死去的决心,头也不回的成为了这次抗疫的最美逆行者。

在一线,为了不让病毒进一步感染,爱美的女生剪去了头发,成天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、带着把脸勒得变形的口罩,他们互相辨认都需要看到防护服上的名字。

病人多、医生少,他们常常都昼夜不息一直在工作着,拼尽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救治每一个确诊者,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把生命从鬼门关拉回来。

每天面对超负荷的确诊人数,工作着超负荷的事情,他们面对的不止是身体上的累,还有他们用心救治的患者离开人世的无助感。

一个个尸体从他们面前搬走,他们不怕吗?

他们也怕啊!但是为了更多人的安危,他们不得不挑起了这个重担,替我们负重前行着。

就像当时在疫情时期流传很广的一句话所描述的一样:

“哪有什么白衣天使,不过是一群孩子换了一身衣服,学着前辈的样子,治病救人、和死神抢人罢了......”

除了救治病人外,他们还要谨防着自己的队伍中,不要出现感染者。

因为他们倒下一个,就需要更多的同行来补上,他们想要去救人,而不是成为队伍中的“累赘”。

但是,在一线接触到的病患都是相当严重的,一个不小心可能就被传染。

在武汉中心医院,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有两百多个医护人员相继感染,近百人必须住院,还有一百多人需要在家隔离。

这样的情况在全国的医院都有出现,很多医护人员都在这次与病毒赛跑的过程中,败下阵来,闭上的眼睛前,他们也没有一丝的怨言。

正因为有了医护人员们日日夜夜不为人知的付出,确诊病例逐渐减少,甚至很多医院清零。

全国迎来了阳光,那些为了抗疫而奔走的工作人员再也不用拉着不“听话”的人回家,那些为了抗疫成功而待在家里的普通人也终于可以和朋友们聚会、上班上学。

我们熬过来了,春天来了,寒冬已经过去。

但那段共同经历过的至暗岁月,会让我们记得那些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,用他们的双手为了我们撑起了希望的天空,驱逐了我们对病毒的恐惧,谢谢你们!

亿兆X(Seajust博客)创立于2004年,致力于提供最热点的IT新闻资讯,提供全面的软件下载安装、主题插件模板、建站源码资源、SEO优化营销推广等文章。

人已赞赏
大学生资讯

2020年9月-12月举办2020年第二届全国高校计算机能力挑战赛

2020-9-14 14:34:48

大学生资讯

清华大学|新学期,国旗从这里升起!

2020-9-15 2:02:49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